专题首页 | 新闻动态 | 学习资料 | 通知公告 | 先进典型 | 外媒报道 
外媒报道
学习强国、河南日报丨国医大师丁樱和她的三株“苗”
2022-07-22 17:20   一附院


学习强国



河南日报


编者按:2022年7月21日-22日,学习强国、河南日报对我校新晋国医大师丁樱和她耗费大半生,悉心呵护着的三株“苗”进行报道。现将河南日报全文刊发如下:


丁樱和她的三株“苗”

记者 李倩



上课指导现场


7月20日,第四届国医大师和第二届全国名中医表彰大会在京召开。71岁的丁樱入选第四届国医大师,获得中医药行业最高荣誉。

少年时就与中医药结缘的丁樱,名字里就有花香弥漫、本草芬芳。从基层医生到博士生导师,再到中医儿科专家,在中医药这座琳琅满目的“百草园”里,她耗费大半生,悉心呵护着三株“苗”。


救苗 看病是个良心活儿

七八平方米的诊室外,站满了来自河南全省各地乃至省外的患儿和家长。

“来了!丁老师来了!”眼尖的人喊了起来,大家赶忙让出过道,目光跟随着丁樱一路走进诊室。

助理把厚厚一摞病历放到桌前。丁樱以最快速度戴上眼镜、穿上白大褂,对学生们说赶紧开始。她祖籍江苏,操着一口软糯的普通话。

一个从信阳来的孩子,是丁樱的“老病号”了。询问病情、诊断开方,看完病,丁樱站起身走到小男孩儿面前,双手比画着叮嘱他:“孩子你可以打篮球,但是不能过于拼抢,要记住自己是在‘走钢丝’,如果不注意,掉下去就麻烦了。”

丁樱的病人里,患有过敏性紫癜或紫癜性肾炎的孩子居多。一旦得了这类病,饮食、活动都要格外注意,丁樱的一个比喻,就让孩子和家长记牢了医嘱。在“丁奶奶”这里,中医别有一番柔软的力量。

15岁时从卫校毕业,先后在公社医院、职工医院做了5年基层医生,一路摸爬滚打,丁樱深知,一个医术好、有耐心的好医生,能给予病人多么大的希望,多么大的力量!

很多人为挂她的号,宁愿等上十天半个月,有人甚至从国外专门飞到河南郑州,就为了让这位国内顶尖的小儿紫癜专家给孩子找出病因、找到对策。

这些年,丁樱的病号越来越多,病却越看越慢。这一类疑难杂症,看病本来就快不了,再加上病程长、花费高,患儿家庭负担都比较重。她常对学生说:“病人千里迢迢来看病,要想得多些、叮嘱得细些。两三分钟、两三句话就打发走,会伤了病人的心。”

熟悉的人都知道,丁樱开方有个原则:能用一味药绝不用两味药;疗效一样,能用便宜药就不用贵的药,尽可能减轻病人的经济负担。

“看病是个良心活儿,要有医术,也要有医德。”她总是这样说。


研苗 想让中医药走得更广更远,必须靠数据说话

丁樱办公桌上,摆放着一棵雷公藤根。中药雷公藤,就是她钻研多时的一株“苗”。

国内用雷公藤治疗过敏性紫癜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,临床治疗主要靠中成药雷公藤多苷,尽管在成人内科已被普遍采用,但雷公藤存在的一些副作用,一度让患儿家长们谈“雷”色变。

丁樱深知,中医药的一个神奇之处在于“大毒有大效”,临床控制得当的话,副作用并不那么可怕。

更现实的原因在于,她不想让紫癜患儿错失便宜有效的救命好药:一盒雷公藤多苷片,50片的价格仅为25元左右。

精进为中医大家,不仅要有一颗济世悬壶的仁心,更要有敢为人先的魄力。

丁樱接连申请两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,研究中药联合雷公藤多苷治疗小儿过敏性紫癜的疗效与毒副作用,结果甚为理想。她创新性地把雷公藤引入儿科临床,提出雷公藤多苷及雷公藤颗粒在儿科临床的使用方案和使用剂量,证实其疗效及安全性。现在,她和团队正在制订儿童紫癜的中医阶梯治疗方案。

“想让中医药走上国际舞台,必须靠数据说话。”丁樱认为。

她设想把中医治疗的优势学科病种,建一个数据库,通过研究药物间的对比,以及纯中药、西药和中西医结合治疗间的对比,用科学的方法,把中医药的疗效和作用机制说明白、讲清楚。

“上工治未病。如果能把中医药的理论和现代科学技术结合起来,将会更加彰显中医药的生命力。”丁樱说。


育苗 跟着她不只学知识,还能学做事、学做人

直到50岁左右,丁樱才感觉自己成为一名“基本合格的中医”,因为直到那个时候,“一下笔开方,君臣佐使、升降浮沉全都在脑子里闪现出来了”。中医文化博大精深,太年轻的中医人通常很难透彻理解那丰厚的内涵。

都说中医用药如用兵,治病如治国。中医不传之秘在于用量,经方之所以能传承至今,一大魅力就在于它灵活的加减变化。丁樱打了个比方:“开方就像做菜,大家都用油盐酱醋,却不一定能做出来一级厨师做的味道。同样的药方用到不同人身上,也会出现不同的效果。”

当年求医的感悟,如今成为课堂上的“真经”。她常对学生说:“学中医不能死记硬背,临床时要类证鉴别,既要精通原文、掌握每一味药的表里宣散,更要对经方活学活用,学会加减化裁,学中医难就难在这儿。”

一次讲座后,有学生请丁樱传授几个秘方,她当即回答:“我没有秘方,中医的灵魂是辨证论治,我的诀窍是我会辨证。”

她也有“看不惯”的时候,特别是看到刚入行的人不会熬中药,短煎、久煎、先下、后下,啥都不分,一锅炖,这样效果怎么会好呢?

中医药的传承发展离不开人才,中西医结合是临床治疗要走的路。丁樱告诉学生,搞好中医,必须懂西医,“两条腿走路,是比一条腿快”。

一有机会,丁樱就送她的学生去进修。这些年,她栽培的一批批小“苗”成长起来,在全国各地扎根,枝繁叶茂。她带领的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医院,已经闯出一片天地,如今年门诊量50多万人次、开放床位609张。

“中医不能只看常见病、普通病,还得攻克疑难杂症,这样中医才能发展。”丁樱的开山弟子、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任献青认为,这就是丁樱老师多年来执着于研究儿科肾病、紫癜等疑难病症的原因所在。她推动儿科医院建立ICU,治疗重症患儿因此有了底气。“跟着她不只学知识,还能学做事、学做人。”任献青说。

关闭窗口
 

Copyright © 2022 www.hactcm.edu.cn All Right Reserved. 河南中医药大学·版权所有
河南中医药大学 能力作风建设年专题网